皇冠体育寻求亚洲战略合作伙伴,皇冠代理招募中,皇冠平台开放会员注册、充值、提现、电脑版下载、APP下载。

首页八卦正文

《我的清迈,我的邓丽君》:家丑难言,逃离,是成年人最后的体面

admin2021-11-2816

(一)邓丽君与清迈

一代传奇歌后邓丽君,42岁在清迈因气喘发作猝然去世,魂断异乡。

在气喘发作送去医院急救的车上,她一遍一遍痛苦地呼喊着“妈妈,我要妈妈”。

这个唱过无数经典爱情歌曲、逐爱一生的温婉女子,在感受到了死神的降临时,急于表达她在人世间最深的眷恋,她呼喊的不是陪伴她五年的小未婚夫保罗,而是远方的妈妈

据说邓丽君喜欢清迈,除了清净的环境适合养〖yang〗病之外,更主要的是她想要挣脱妈妈爱的束缚。

因为她的家人一直反对她跟保罗在一起,这个比她少15岁的法国男子,据小报记者报道说,有诸多不良嗜好。

且不论小报记者爆料是否属实,一头长发,瘦削阴柔的保罗,与邓丽君无论年龄、外形、性格的确存在极大的差异,家人的强烈反对也可以理解。

一边是至亲家人,一边是怦然心动的恋人,情路坎坷的她不愿放弃她以为的爱情,在无法改变家人对保罗的看法下,她选择了逃离。

逃离,是一种软弱,也是一种慈悲。

虽然住在高级酒店总统套房,生活奢华,恋人在侧,但内心对蒙尘的亲情那份隐痛、那份思念一直萦绕心底,她留在人世间最后的呼唤,是最好的证明。

无法割舍的亲情,为何拼命逃离又为何午夜梦回?成年人的世界有太多的无奈,邓丽君的遗恨似乎并不少见。

当代著名编辑 ji[家和作家程永新的新作《我的清迈,我的邓丽君》,在魔幻交错的时空,用暗示强烈的意象和委婉隐〖yin〗晦的语言,展示了情感的找寻与逃离【li】这“zhe”个永恒的主题。

(二)三个男人与清迈的故事

人到中年的阿格相约两个好友大胖和建国〖guo〗同游清迈。

三个生活优渥的中年人,特别是阿格,坚持选择清迈作为出游地,美景、花费自然不是第一考量,找寻,才是目的

看似光鲜潇洒的背后,三人都有着不愿与人言(yan)的相似经历:

大胖从小就‘jiu’是养父母带大,他从未见过亲生父母。女儿一家四口和他住在一起,说好听点是陪伴,说直白点【dian】是方便啃老。

建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(de)孩,他的人生完全拷贝了母亲,为『wei』完成母《mu》亲下达的传后重任,闪婚、生子、闪离,离婚后,女性朋友不少,真心喜欢的不多,如今儿子已大,颇有寂寞空虚冷之感。

阿格父母也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婚了,曾经他与母亲以及哥哥一起生活,后来家“jia”里发生了变故,五岁的阿格被舅舅舅母领养长大【da】。人已中年的阿格因为童年的记忆,对感情避而不谈。

小时候,母亲对《dui》他不管不顾,幸好大他十多岁、在海关工作的哥哥对他很好,像父亲一样照顾他。

母亲对哥哥的态度,在阿格看来很奇怪,有时母亲对他很亲昵,有时又会跟哥哥扭打在一起。

哥哥不愿提起她,常骂她是神经“jing”病;而母亲只要哥哥一回家,就像牛皮糖一样黏着哥哥,还软磨硬泡要他打电话叫朋友来家里

  • 然后五六个男男女女在壁灯微弱的光影下,在厚厚遮盖的窗帘后,随着手摇唱机里邓丽君的柔软甜糯的歌声,面贴面,腿叠腿,像小船般小幅摇摆。

    长大后阿格才知道那叫贴面舞

    这样的记忆定格在阿格五岁。那年的某个傍晚(wan),母亲飞身从三楼跃下,哥哥从此不见踪影。

    这次来清迈游玩,是建国和阿格的选择,大胖“pang”无所谓,舍命陪朋友。

    建国去年来泰国时,认识了一个漂亮的酒店前台,像波姬小丝,两人在微信上挺聊得‘de’来,所以这次来想再续前缘

    还有阿格,他有特别的打算,他要寻找几乎半世纪不见的哥哥。

    ,

    皇冠正网平台出租rent.22223388.com)是皇冠(正网)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-USDT支付系统,为皇冠代理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。系统实现注册、充值、提现、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。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、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,让皇冠代理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。

    ,

    经过多年秘密打听,他确定哥哥在清迈,虽然电话那端从来没有人接听过。

    大胖来找乐子,建国来找爱情,阿格来找亲情,三个中年人各怀心事,找寻各自看重的东西。

    (三)清迈,是一处心灵庇护所

    在暂时逃离了女儿女婿啃老的烦恼后,大胖没有辜负清迈的每一处美景,每一处美食。

    建国找到了他心中的“波姬小丝”,只是她结婚了,跟一个又黑又矮相貌猥琐但有钱的男人。建国想逃离寂寞,结果掉入更深的寂寞

    阿格几乎推掉所有的游玩计划,刻「ke」意避开他俩,悄悄找寻他的哥哥,因为他不想让熟悉的人知道他家的“丑事”。

    舅舅60岁生“sheng”日那天,酒后跟阿格狂言,说自己是“一夜八次郎”,还说这是家族基因,他的妹妹,也就是阿格的母亲也继承了这种基因。

    同样是继承了这种基因,命运却截然不同:

    年轻时的舅舅与众多女孩暧昧,叫做风流,舅母并不介意;

    母亲与众多男子暧昧,就是下流,父亲决意与她离婚。

    后来阿格悄悄咨询了心理医生,才知道母亲符合先天性性亢进和抑郁症症状,她对男人强烈的兴趣其实是一种无法控制的精神疾病的外化。

    只是那时候国内对精神、心理疾病的研究比较落后,以上更是无人涉及的《de》领域,所以道德层面的憎恶完全代替了心理治疗,压抑的结果是,难以自抑的她竟「jing」然将“魔爪”伸向自己的儿子和他的朋友。

    年幼的阿格不知道,在母亲从来不准他进入的卧室里,埋藏了多少秘密与不堪。

    直到有一天深夜,突然醒来的他在母亲房门口的地毯上,发现有两双鞋,像一对并蒂莲一样盛开,像百合花的花【hua】瓣柔软地铺展,一双是母亲的,一双是哥哥的。

    后来就有了母亲跳楼,哥{ge}哥远走。

    成年后的阿格,在心里一直以那个女人、那个男人来代替妈妈、哥哥的称谓。

    以女人称呼母亲,意味着在【zai】他心里,作为母亲,她不配;但作为女人,她又是可怜的。

    以男人称呼哥哥,是他对爱他如父的哥哥的避讳,父亲的逃离和母亲的疾病,让哥哥年轻的生命承受了不该承受的重与痛。

    他迫切『qie』地想『xiang』找到哥哥,想告诉哥哥,他是自己最亲的亲人,时日不多,不想再走散了。

    其实哥哥何尝不想?但是,他没有办法面对那些不堪的往事,他在泰国出家为僧。

    逃离,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体面。

    (四)人生,一边找寻一边逃离

    哥哥知道阿格一直托泰国警方在寻找他,他知道那一次又一次从中国打来的电话是【shi】阿格的呼唤,但他没有勇气按下接听键。

    其实,在阿格到处找寻他时,他也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,躲在拥挤的人群中如饥似渴地找寻他唯一的亲人。

    有两次他离阿格很近,差点被阿{a}格发觉。

    甚至有一次,他悄悄拿走了阿格买下的太阳神木雕,一个只{zhi}有他们兄弟俩才能心领神会的木雕,他想暗示阿格:走失的亲情,真的回不去了。

    但是阿格坚持留在清迈继续找寻,哥哥再次逃离,随着一个泰国僧侣旅行团,坐上了阿格返航时本应该乘坐的班机。

    小说自发表后,得到多家著名刊物转载和收藏,受到众多读者的喜爱。

   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身或心的逃离,最能引起大家的共鸣。

    在这烟火红尘中,在许多人若无其事的背后,多的是看不到的难堪与疲惫。

  • 网友评论

    1条评论